首頁 » 被逼著幹掉恩師、還被負面人格侵蝕,這個主角實在是傷痕累累-hd動漫圖

被逼著幹掉恩師、還被負面人格侵蝕,這個主角實在是傷痕累累-hd動漫圖
2021/09/19
2021/09/19

鬼哥聊日漫打破次元障礙!信息爆炸的今天,想要放鬆的心,來這里找尋~

《遊戲王GX》這部動漫相信大家都看過,是很多90後小夥伴的回憶。我可以說是看著這部動漫長大的,在那個時候還有點播台,每次都是一集接著一集的播,想想那個時候是多麼的美好!

但在《遊戲王》系列作品中,第二部《GX》一直處于一個很尷尬的位置。

前有情懷加成滿分、某種意義上永遠無法超越的《DM》,後有劇情超神、開創了遊戲王說書時代的《5DS》。

相比之下,《GX》的角色塑造飽受詬病,最終BOSS逼格不夠,主打的融合召喚也不是什麼新東西。

最尷尬的是,就算是比爛,《GX》也比不過知名的《ARC-V》。

雖然《GX》本身的定位尷尬,但是,《GX》的主角游城十代,卻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

遊城十代本人的人氣是除初代主角遊戲以外最高,他的元素英雄卡組也堪稱許多決鬥者的「塔馬西」(靈魂)。

在K社的遊戲王手遊決鬥連結中,無論是國服還是國際服,「英雄卡組」都屬于「充最多的錢,挨最毒的打」的卡組。

卡組關鍵元件散佈于各個不同的包中,即使湊齊了強度也只能說可堪一用。

即便如此,還是無法阻止決鬥者們成為「英雄」的決心,也許K社就是吃准了這一點,才讓「英雄卡組」的造價如此之高吧。

為何遊城十代的人氣如此高,最直接的一個原因是,《GX》出得早。

在官方統計的主角人氣排名中,歷代主角的人氣排名就是按照動畫的順序依次往下排,動畫越晚出,得票越低。

儘管遊戲王的玩家基數一直很大,可是,動畫的觀眾卻是一部比一部少,作為二代目的遊城十代在人氣投票中有著天生的優勢。

除了動畫觀眾基數大之外,遊城十代能夠如此受歡迎,也與這個角色本身有關。

《GX》的角色塑造整體拉胯,不過那僅限于配角,遊城十代,可以算是《遊戲王》系列中擁有最完整人物弧光的主角。

觀眾可以看到他從如何從一個少年長大成人,《GX》就是剛開始那個天真的大男孩,一度失去了初心之後,再將其找回的故事。

他一出場就自帶一股平易近人的感覺:差生、第一天上學就差點遲到……

他不像前輩法老王,腹黑氣場拉滿,一切盡在掌握中,也不像後輩不動游星看上去就很靠譜,人狠話不多。

就連他的髮型也不像其他的遊戲王主角那般浮誇,毫無棱角。

「真是一場快樂的決鬥!」

這是遊城十代最開始的口頭禪,決鬥對于那時的他來說就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他不爭勝負,沒有有意地讓自己變強,每天樂樂呵呵地用著他那套下級幾乎完全沒有戰鬥力的卡組創造奇跡。

作為遊戲王的主角,十代與卡組的羈絆當然是很強的,空場空手必定來泡泡俠,泡泡俠特殊召喚跳出來,抽兩卡還總能抽到他的專屬裝備魔法泡泡槍。

他還有一個隱藏被動——無限額外卡組,額外卡組與主卡組分離,專門放特殊類型的怪獸卡,例如融合怪、同調怪、超量怪。

放在額外卡組的怪獸有一個好處——隨叫隨到,只要滿足其召喚條件就可以直接從額外卡組拉出來。

無論在哪個正式的遊戲王規則中,額外卡組的數量都有限制。

而十代就不一樣了,他的許多融合怪獸,簡直讓人懷疑是他現場印出來的。

只要他手上有融合,手卡和場上有倆元素英雄。

他就能把本來弱小的他們融合,印出一張恰到好處可以解場的融合怪獸。

然而,即便如此,對比前後兩代主角,十代剛開始還是挺弱的。

法老王只要不被暗算/自己失智就不會輸,不動遊星更是只在回憶中輸過一次傑克,正傳中唯一一次即將敗北的時候,決鬥中止了。

十代前面就輸了兩次,一次輸給凱撒,一次輸給海馬瀨人,而且都是被對方堂堂正正地擊敗了。

這種單純的快樂,跟著無憂無慮的校園日常一起結束了。

七星的陰影籠罩著決鬥學院,而十代要面對的敵人,是最關心他的大德寺老師。

大德寺一直在有意培養十代,相信他能從三幻魔手下拯救學院,但他也無法背叛自己的立場,只能以決鬥這種方式給十代上最後一課。

最終,十代跨過了自己恩師的屍體,取得了艱難的勝利。

而恩師託付給他的卡片賢者之石,也成為他在最終對抗三幻魔時的關鍵制勝卡。

此戰之後,十代雖然名義上還是歐西利斯紅的學生,但他實際上已經成為當之無愧的學院英雄。

只不過,成為英雄,向來是需要代價的,而十代付出的第一個代價,就是恩師大德寺的離去。

也許是因為,十代的大心臟還能承受這種打擊,也許是因為,大德寺並沒有完全離去,只是化為他的身後靈。

經此一役,十代並沒有失去快樂與天真,繼續著他的快樂決鬥。

可是,給予英雄的考驗,不會僅僅只有這一個。

在齋王引起的光之結社危機中,十代身邊的那幫朋友通通吃了齋王的腦控,一個個成了十代的敵人。

沒有人為他的勝利喝彩,沒有人站在背後支持他,他只能一個人單刷光之結社,直到擊敗齋王,解除他對整個決鬥學院的腦控。

在眼鏡蛇教授的章節,教授更是直接點出了十代的問題:他沒有身為英雄的自覺。

他用著英雄卡組,也一次次從危機中拯救了學院,可他卻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肩上沒有背負任何東西。

沒有背負任何東西去戰鬥的人,一旦到了絕境,就沒有再起的動力了。

儘管這個說法有些道德綁架的意味,可它也不無道理,而且準確地擊中了十代的弱點。

約翰在一旁提醒十代,他並不是沒有背負任何東西,而是背負著所有人的期待。

如果他在這裡倒下,學院的學生、選擇了他的英雄卡組,又該怎麼辦?

基友的話語確實點醒了十代,讓他再一次扮演英雄,同時也讓十代真正地意識到,他的決鬥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快樂。

在不久之後的暗黑界篇,十代就會嘗到苦果。

一直以來,他都是以個人的能力單方面地拯救身邊的人,扮演英雄。

他身邊的人也習慣了被十代拯救,遇事摸魚,平時學著十代一樣不務正業,根本沒有獲得一點成長。

在暗黑界的殘忍規則裡,十代再也無法像英雄一樣拯救他們了,而他們內心的黑暗,也對十代暴露了出來。

十代徹底失去了笑容,化身霸王,以絕對的強大碾壓對手。

有人認為十代之所以會「黑化」是他外熱內冷,但我卻不這麼認為。

在我看來,十代的情況更類似于空我的變身者五代雄介。

他內心的神聖之泉剛開始是充盈的,在一次次的戰鬥中,神聖之泉日漸枯竭。

直到最後,五代雄介也沒有被他保護的人背叛,所以他還能保有最後一點善良,沒有化身「招致究極黑暗的存在」。

可十代卻被背叛了,朋友的背叛,就是把他推向黑暗的最後臨門一腳。

他沒有保護他的那些朋友,但好在這一次有人能保護他。

吉姆和奧布萊恩打醒了他,愛得替他擋下了艾克佐迪亞的火焰,凱撒向他展現了最輝煌的光芒。

所有的一切都匯成凱撒最後留給他的那句話——

「十代,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想要成為「眾人的英雄」,就必須背負眾人的期望,無法隨心所欲。

重新站起來的十代,勇敢地走向了和尤貝爾的最終決戰,他不再畏懼自己的力量,不再因為自己身為霸王時用融合作過的惡而逃避他最擅長的融合。

他甚至用出了那張「超融合」,那是他作為霸王的象徵卡。

他將自己與尤貝爾融合了,接納了這個曾經守護自己、一度傷害自己的存在。

學院的危機再一次解除,但這次,他再也沒有當英雄的想法了,那些曾經的朋友,也好像和他之間隔了層障壁。

可靠的前輩凱撒亮燃盡了,心靈之友約翰回北歐了,愛得還要繼續去打職業,學院裡能和他交心的,似乎只有在剛開始為難過他的教授了。

在和教授的報恩決鬥中,時隔100多集,他們倆的決鬥方式都進步了不少。

只不過,兜兜轉轉間,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站在摩天樓上的火焰翼人,從天而降的一拳打翻了古代機械巨人。

十代再次露出了笑容,久違地體驗到了「決鬥的快樂」。

遊城十代和五代雄介的結局,也非常相似。

耗盡了內心的神聖之泉、拯救了所有人之後,獨自一人踏上旅途,用旅行重新填滿自己內心的神聖之泉。

也許,等到某天十代的內心重新被溫柔填滿,他會選擇回到那些朋友身邊,回應那個要一直等著他的明日香。

為什麼遊戲王的觀眾會喜歡游城十代?為什麼無數決鬥者逆版本大流也要「當英雄」?

我想,這是因為,十代和他的英雄卡組,向我們詮釋了「英雄」的含義。

英雄可能是由興趣使然而起,但絕不可能只靠著興趣使然支撐下去。

成為英雄之路,向來就不是平坦輕鬆的,走在這條路上的十代,總是在失去,總是在被傷害,連笑容都被奪走了。

很多人在剛開始能扮演英雄,但能夠扮英雄扮到最後的,註定只有少數人。

就連遊城十代,中途也一度走上歧途,還好有人及時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回了正道上。

扮英雄是困難的,扮到最後更是難上加難,而只有扮到最後,才能成為當之無愧的英雄。

十代就是扮到了最後的人。

這份堅持,讓人為之敬佩,也讓他的英雄卡組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英雄的象徵。

而這,或許就是那麼多觀眾熱愛十代、那麼多決鬥者逆版本堅持英雄卡組的原因吧。

偶爾開個黃腔 希望大家開心 థ౪థ

用戶評論